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登录 | 注册 欢迎访问中共池州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人文池州
池州,难忘的红色记忆
浏览次数:3643???发布时间:2011-11-15 19:58

?? 池州,难忘的红色记忆

??? 池州是一个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地方。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历史阶段中,池州各级党组织,带领干部、党员和人民群众,谱写出一部为民族解放、经济繁荣和人民幸福而前仆后继、大胆探索、勇于实践的光荣历史。
??? 1919年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的消息传到池州以后,贵池、秋浦 、东流、石埭(其部分县域今属石台县)、青阳县城的学生和部分教师纷纷举行罢课、罢教,并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许多工人、城郊农民和各界爱国人士也积极参与。在这以后,他们曾以各种形式声援安庆“六?二”学潮、反对曹锟贿选总统和声援“五卅”运动,二十年代间,许多池州籍早期共产党人和革命知识分子,以介绍新书、创办新世纪刊物、秘密聚会和散发传单等形式,在池州社会传播马克思主义。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斗争的革命洪流。
??? 1926年7月9日,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正式开始。翌年2月,国民革命军第6军军长程潜和党代表、共产党员林伯渠,率北伐军一部途经东流、秋浦、贵池、青阳县城时,帮助这些地方建立国民党左派县党部,打击反动势力,工农群众运动迅速高涨起来。然而,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国内政治局势陡然逆转,池州的革命力量也遭到严重摧残。
??? 大革命失败以后,本地和外地的一些共产党人相继来到池州,建立和发展党、团组织。1927年9月,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秋浦特支在秋浦县诞生。1928年,一批中共小组在池州的青阳、贵池县出现;继之,中共青阳北乡支部和中共贵池特支先后于这年上半年和冬季建立。这些早期组织,在池州局部地区领导开展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士兵运动和学生运动,进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尝试,拉开党领导池州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序幕。
??? 进入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党的组织在池州各地分布更多。领导或指导其工作的上级党组织,主要为四个方面:一是自1930年8月到1931年4月间,直属中央领导的皖北特别行动委员会、隶属中共江南省委领导的皖北特委和隶属中共安徽省委领导的安庆中心县委,先后派出巡视员或组织员,在贵池、青阳、石埭等县发展和恢复一批党的组织。1930年8月创建的中共贵池县委便是其中之一,也是池州最早建立的县委。二是从1931年6月起,直属中央领导的中共芜湖中心县委将其管辖的区域划分为四个巡视区,其中的屯溪(徽州)巡视区即包括贵池、东流、秋浦、石埭、青阳诸县。曾经参与领导请水寨暴动的潜山、岳西、太湖县的一大批共产党员,始于1930年9月陆续转移到这一地区,先后建立起贵池、秋浦等县委和许多基层组织。1931年11月,中共徽州工作委员会在秋浦建立,并于1932年3月得到芜湖中心县委批准,同时与中央直接发生关系,统一指导包括贵、秋、东、石地区党的工作。不久,芜湖中心县委被破坏,徽州工委于这年古历5月遂与赣东北省委发生横向关系。1932年2月芜湖中心县委还指导建立中共贵秋东县委。同一时期,隶属芜湖中心县委领导的中共宣城特委也与徽州工委发生横向关系,指导和帮助贵池、青阳县恢复党的组织。三是1932年11月,党中央决定将赣东北省委改为中共闽浙赣省委,徽州工委及其下属组织正式划归闽浙赣省委管辖。这年冬,徽州工委改名为中共皖南特委,继续领导包括贵、秋、东、石、青等地区党的工作。1932年12月,以方志敏为书记的闽浙赣省委制定“保卫基本苏区,创造新的苏区”战略方针。从翌年1月起,在皖南特委的领导下,石青太中心县委、太平中心县委和贵秋东中心县委,分别开辟包括石埭、贵池等县在内的皖南苏区。同时,中共江边特委也领导这一地区的开辟工作。这一时期,建立青阳县委、石埭县委、贵池县委和一批基层组织。自1934年3月开始,中共赣北特委、中共皖赣特委(又称皖赣分区委),先后领导开辟包括东流、秋浦等县在内的皖赣新苏区。在此期间,建立东流县委、秋浦县委和一批基层组织,并由中共彭泽中心县委指导东流县委工作。1934年11月第五次反“围剿”斗争失败,1935年1月抗日先遣队北上行动完全受挫,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军民开始进入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皖南苏区自柯村失陷后,贵秋东地区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大都停止活动,只有部分党员继续进行秘密斗争。皖赣苏区于1934年12月初遭受重兵“清剿”,党政军机关从江西省浮梁程家山迁到秋浦大板,不久在这里恢复祁秋贵、贵秋东两个中心县委和许多基层组织。在此基础上,于1935年6月在秋浦县高山地区(今东至县高山乡)建立中共江南特委及其下属的贵秋、贵东、贵祁县委。9月,特委发动以秋浦高山为中心的中秋暴动,在贵、秋、东、石、祁边区,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起特区、县、区、乡苏维埃政权,形成数千平方公里范围的革命根据地、直到1936年3月解体。此后,部分干部和武装人员转移到江西鄣公山,在中共皖浙赣省委的领导下,继续进行艰苦的斗争。四是直属上海中央局领导的中共皖南工作委员会于1934年4月在青阳建立以后,即在青阳、贵池边区发展一批党组织,领导人民开展武装斗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建立起来的贵秋东革命根据地,是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战斗在这块土地上的党政军人员,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斗争,直到1937年7月,跨入抗日战争的新时期。
??? 1938年4月,隶属中共中央东南分局(后改为东南局)领导的皖南特委曾选派一批干部到池州工作。他们利用第二次国共合作的有利形势,发展党员,先后建立中共青阳工委、青阳县委,并在石埭等地建立中心区委和区委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40年初,国民党安徽当局加紧反共摩擦,直至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使得这些地区党组织活动基本中断,大多数党员转移到江北,少数党员就地坚持秘密工作。从1942年春到1943年底,皖鄂赣区党委(亦称皖中区党委)、皖江区党委先后指示桐庐无县委、沿江地委和皖南地委派出武装人员开辟池州沿江地带。同时,新四军第5师挺进第18团开辟东流、至德边区。1944年1月,根据皖江区党委的指示和沿江地委的统一部署,中共沿江中心县委及其领导下的新四军沿江团跨过长江,进入贵池沿江地区,活动于东流、至德等地,领导池州人民进行游击战争,打击日本侵略军。到抗战胜利前夕,已经并直接建立起中共桐贵青县委、贵桐县委和彭东至工委三个县级党组织,抗日武装队伍更加壮大,沿江行政办事处及大批区、乡民主政权相继建立,从而控制了沿江两岸广大地区,形成东西贯通、彼此呼应的池州沿江敌后抗日游击根据地,为实现皖江区党委和新四军第7师作出的关于打通新四军第7师与第5师的区域联系的重大战略任务,作出重要贡献。
??? 抗日战争胜利后,党政军人员绝大多数撤至长江以北,踏上新的征途,池州各级党组织公开活动也随之中止。1945年10月初根据中共中央华中分局的指示,皖江区党委抽调一批干部和武装部队回师皖南,在铜陵建立中共沿江中心县委,随即领导包括青阳、贵池、石埭边区在内的铜青南游击区的开辟工作。1946年11月,沿江中心县委根据皖南地委的指示,领导铜青南县委在巩固原有阵地的基础上,开辟分别以宾山、茗山、九华山为中心的几块游击根据地。1947年3月,中共中央华东局指示,皖南地区总的发展方向应以赣东北为主,并对地区划分作出明确规定。其中有“以黄山周围根据地为基础,包括石埭东部等地区创造成为中心根据地,向浙西发展”;“以现有青铜、茗山地区为中心,包括青阳、铜陵、贵池、石埭西部,向东流、至德、彭泽、都昌发展”的部署。据此,中共皖南地委即于同年3月将沿江中心县委改为中共黄西工委,其下属的泾太石县委、太石工委、太石黟祁工委、太石县委、太石边工委、青贵工委等在泾、太、石、黟、祁边区活动,泾青南工委、铜青南工委等在泾、青、贵、南边区活动。7月,建立隶属皖南地委领导的中共铜青贵县委;9月,将铜、南、繁、芜、泾、青等县统一为一个战略单位,改铜青贵县委为中共泾青南县委,继续领导包括青阳等地在内的泾青南地区斗争。1947年10月,地委指示黄西工委进入贵池、石埭边区的杉山,意在向西发展,打通与第二野战军及皖西根据地的联系。同年10月底,黄西工委奉皖南地委的指示向南挺进,逐步建起以牯牛降地区为中心进而将祁、贵、石、东、至、太、黟、休、婺等地连成一片的根据地。从形势发展的需要考虑,1948年5月皖南地委决定成立中共皖赣边工委,9月改为皖赣工委,下辖浮至祁、祁石贵、青石贵三个工委,直至1948年底并入中共皖浙赣工委。1948年9月,根据皖南地委的决定,成立中共沿江工委,统一领导沿江地区的斗争,其下辖的太石工委、泾青太工委、泾青南工委、铜青南工委活动区域包括石埭全部、青阳大部和贵池东部地区。1949年2月,在泾青太工委的基础上成立中共青阳县委,直至池州解放。池州党组织领导人民进行的武装斗争,对破坏国民党军队江防、策应人民解放军渡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3、4、5兵团和第三野战军第7、9兵团,一举突破国民党军队池州沿江防线,胜利地渡过长江;到4月24日,池州全境解放。随军渡江的南下区党委第4支队干部,与在皖南坚持斗争的皖浙赣工委、沿江工委一批干部在池州会师。5月,皖南区党委批准成立中国共产党池州地方委员会,驻地为贵池县城(今池州市主城区),下辖中共贵池、东流、至德、铜陵、青阳、石埭、太平等县委,7月增设大通市委,1950年增辖繁昌县委。在建立地委的同时,成立皖南区池州专员公署。在这期间,池州各级党组织领导军民开展剿匪反霸、生产救灾、支援前线和民主政权建设等一系列工作。
??? 1949年10月1日,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面对建国初期池州社会的复杂形势和种种困难,全区各级党组织采取一系列措施,为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努力奋斗。